今天是:
她从人间走过
发表时间:2017-11-23点击:294次

  关于亲人的一生,我们是被动的阶段性的见证者,往往要等到他们去世之后,才会用冰冷的手去抚摸他们的一生。这时才发现,许多地

 

方是缺失的,我们的手,会在他们生命的某个阶段陷入空虚。

 

  外婆出生于1947年的春天,所以她的名字里带有一个“春”字,嵌在她的名字里是美的,和她的人一样。外婆是家中最小的一个,也是

 

脾气最倔的一个,直到她遇到外公。

 

  外婆在1967年的春天嫁给了外公,在她出生的第二十个年头里。外公对谁都板着一张脸,每次去外婆家,他们总是在吵架,需要抬头才

 

能与外公对视的外婆在气势上压得外公死死的。

 

  外婆说:“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东西不要乱放,我又找不到了。”

 

  外婆说:“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用不着的东西就不要买了,浪费。”

 

  外婆说:“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药要按时吃,不然你怎么老是生病。”

 

  外婆总爱说,但外公总是不听。可除了外公,便再也没有见到外婆对谁红过脸,和我说话时亦是温柔的低声细语,拉着我的手聊这聊

 

那。

 

  但命运善妒,总吝啬赋予人们恒久的平静,猝不及防将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停下,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

 

支离破碎的,再命你耗尽半生去修补。总是在担心外公生病的外婆自己先倒下了,乱七八糟的症状牵一发而动全身。外婆躺在了床上便再也

 

没能下来过。

 

  后来我去看外婆,她怎么也不愿我靠近,说是会传染。于是就只剩下了外公为她忙进忙出。我站在不远处看着外公,依旧是板着一张

 

脸,但外婆终是没在说他了。

 

  再后来习惯了外婆这样的生活,便很少再去她家了。有次突然想起就想去看看她。但到了她家门口,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该和她说

 

些什么,她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亲切的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她和外公之间的故事。我犹豫了,徘徊在门前不敢进去,直到房里传来外婆的声

 

音:“是小丫头吗?”声音纤弱的像在风中摇曳不定的芦苇,我的泪水溢满眼眶,这才几个月啊?怎么曾经能将外公训的不敢出声的外婆连

 

说这几个字的力气都没有了呢?

 

  我颤颤的伸出脚走进外婆房门,外婆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保持着一个姿势,甚至都不能扭头看我一眼,只能睁着眼盯着白色的天花板。

 

我不敢上前,不敢有声,呆呆的望着她,直到外婆说她冷,我才上前替她整理被子,不小心碰到她的胳膊,硌得我瞬间收回了手。外婆看着

 

天花板说不出话,我看着她不说话。

 

  外婆去世了,在2017年的夏天,走完了她人生的第70年。

 

  我亲眼看着她被穿上丧服,被蒙上脸,被她的子女们抬进棺材,到她变为一捧灰被埋进黄土里。

 

  前几天见到表姐,提及外婆时她告诉我她曾在外婆去世的前一天去看过她,但外婆那时已经认不出她了。我想起送走外婆的那天,挂在

 

灵堂的照片,躺在棺材里一动不动的冰冷躯体。我忧伤如线,思念终于抵不过时间在内心最深处涌出,千丝万缕,像那盘丝洞里天真的妖

 

精,缚住了别人,牵住了自己。

 

  外婆从人间走过,一句话也不说。

 

学生:徐梦瑶 指导老师:周慧慧

万博娱乐城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 皖ICP备07500848号
电话:0551-82608260 地址:安徽省巢湖市(城南)巢无路望城段 邮编:238000 QQ号3141099868 网址:www.romanasdental.com 技术支持:巢星网络